文学与商业:中文给了我两栖的基础

孙天心 - 文学与商业:中文给了我两栖的基础
如果真的要话说回头,我会斩钉截铁的说,我从不后悔选读了中文系,而后又走向另一条看似完全大相迳庭的路途。其实对我来说,两者看似毫不相干,实则却是相铺相成的。
有时回想起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熬过那一段艰难却充满挑战性的岁月。
我开始时以为中文系女生,应该一径要是长发披肩、文质彬彬飘渺秀逸的,吟诗弄墨不沾人间烟火。她可以是学堂里桃李满天下的栽种人,也可以是大学里深耕研读的学者。
但是后来,我到底跟这个形象完全沾不上边。我毕业那年正值九十年代初,是失业率渐趋复苏、电子业在全马各地像雨后春笋般逢勃发展的时候。
我随着人潮的趋势,走进了这个行业。
那时候在那个环境里,坦白说自己是颇自卑的。同事们好些是留美或国外回来的,叽里呱啦的口操熟练英语侃侃而谈。就算本地毕业的,通常也来自其他比较“系出名门”的科系,像经济、会计系等等的。回看自己,连美国人说的美腔英语都抓不透,终日战战兢兢的。往往跟美国总厂或欧美客户会议电话之后,总要留心查看别人写的会议纪要,才能“猜透”及确定当时谈话内容及行动项目。
这些挣扎在多年后追思,写成一篇散文《老好英语》,刊在南洋商报,算是一个有趣的经验。
应征新工作时,自己一副怯生生质朴的样子,要让招聘经理信服自己的能力,已经是件高难度的事,更甭说要自招就读的是完全不相干的中文系了。
后来工作上的坎坷和奋斗,也不必一一细说了。总之我不是一个聪颖快捷的人,只是一昧笃信勤能补拙这句话。别人用三个小时可以完成的事项,我认为再不懂,只要自己坚持用上六个小时来摸索学习,也总可以做出一些成绩吧?这样立下心来做下去,一眨眼竟也跋涉过了二十多个年轮了。
那么在这一段漫长的工作生涯里头有挫折吗?当然有,而且是皮溃肉烂、千苍百孔那种。很多时候已经一筹莫展几乎要放弃了,就因为内里的坚持,认为哪里跌倒要从哪里站起来,才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
我一直认为,当全世界都质疑你的能力,不认为你会有所作为的时候,唯一不能放弃的是你对自己的信心及信仰的坚持。那是唯一可以决定你是要自己继续未完成的路子,还是干脆瘫痪下去成为一堆烂泥或朽木的重要原素。
~ 你们若有信心像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并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的事了。( 太17:20 )
今天,当我终于攀爬到这岗位之后,却反而觉得身为中文系生是件非常美好的事,没什么好掩藏的。多次在公司里和外客聊天,反而自动提起自己是中文系毕业生。公司里,我是唯一一个在名片上印有中文名字的职员,虽然至今还是有很多人以不懂中文为荣。
我现有九位属下经理,掌管部门内共一百五十位员工,许多都是精英。有硕士生,有留洋生,也有工程师,许多人的学历出身都比我好。
我终于了解,在一个工作组织里头,所念科系其实并非左右一切的要素,它只是一个起点。仕途要怎样发展下去,主要是有赖于个人的价值观、所设定的目标、潜能及坚持的动力。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工作的背面,你有没有一个稳定的精神寄托,来平衡调剂你的生活?
中文系给我的启示是美好和耐心。
这么多年来,我始终没有放弃喜爱的中国文学,尤其是唐诗宋词。有人说, 古典诗词伤春悲秋,但事实真是这样吗?那就看你用什么样的角度去判断。我在这里,却看到了最美好绮丽的一面。
你看:“人闲桂花落,月静春山空”、“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这些手到拈来的诗句,难道不让你心旷神怡,如临仙境吗?难道你紧绷的心境,不会因此敞开松懈下来吗?
所以就算过去我处在最艰苦难熬的情况时,我潜意识里还是认为世界总有清净灵秀的一方天地。后来追想,也许就因为早年读书时所受的熏陶,导致对这意象的一再坚持和寻索吧
每当在公司里要构思Power Point 演示文稿,或做一些报告时,便发觉早年运用在写文章的功力上,间接在许多方面上帮助了自己,像思考角度及摘取要点等等的。深入浅出,是写公文的规则。而写文章的修辞法,也同样教会了我们怎样的把亢长的句子浓缩成精简的文句,两者其实都是息息相关的。当年运用在写作上的耐心,像不厌其烦搜索辞藻华美的句子,持续尝试修改自己的文笔以期达致更美好的效果上,也练就了不轻言放弃的个性。
如果没记错的话,潘碧华学姐早年曾经在报界任职,她写了一篇文章,我忘了正确的题目,应该是《文坛上的逃兵》之类的。我当时读了之后就想,那会是我吗?
我早年其实并没热衷写作,反倒在毕业六、七年后才开始比较认真的作。写写停停的,至今也出了两本散文集,得了几项文学奖。成绩不算显赫,但也足够证明我不是逃兵了吧?
因公之便,我去了好几个地方出差,像爱尔兰、美国、日本、香港、上海、泰国、新加坡等等的。每次回来都细细写成散文,当着一种生活记录, 也等于是为平淡的日子填上一些纯美的想象空间。
当年在中文系上小说课,印象最深刻的是白先勇的《台北人》里的游园惊梦、永远的尹雪艳、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等等,老师悉心教导我们分析小说里的措辞用字、情节埋下的伏线,布局,人物说话的背面意义如暗喻、隐喻、明示、暗示、譬喻等等的。这些,都成了我日后审世阅人的重要提示。
毕业很多年之后,我在书局里偶然再次看见《台北人》,顺手把它买回家,再细细阅读了一遍,只觉回味无穷。
江湖人心险恶。我们清楚知道害人之心不可有,但也不想成为那种被卖了还在开心帮人数钞票的傻佬或傻大姐。于是,懂得怎样去辨明言不对心的人物;或是一些葫芦里另卖膏药的人,便成了很重要的一个课题,以免在关键时刻被狠狠的捅一刀。
我是个两栖人,平时在公司里珠锚必计,做个实实务务的商业界人。闲暇时投入文学华美的世界,中和一下平日实事求是的一面,这,便是另一类的精神飨宴了。
人生,有时候并不需要墨守成规,生活才可以过的更丰盛一些吧?
文 : 孙天心
( 马大中文系学士,现任某美国电子跨国公司物料 / 物流管理总监)
Facebook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