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回顾:李永平《新侠女图》导读会

46661592 519038788611927 5623158427317436416 n - 活动回顾:李永平《新侠女图》导读会

日期:2018年11月23日(星期五)
时间:1时至2时30分
地点:马大中文系讨论室(一)
导读者:李婷欣、陈洁仪

《新侠女图》是李永平未完成的遗作,故事未到精彩处便骤然停止,没有后续。李永平将小说背景放在明朝正德末年,透过少年李鹊的视角,展开身负血海深仇的女侠白玉钗的故事。女主角白玉钗年幼时便入南海神尼林琼瑛的门下,长大之后行走江湖,成为杀人如麻的女魔头。江湖上无人知晓她的真实姓名,只因其后脑勺有一根由其母遗骨打造,并抹上了三芯莲激毒的白骨钗,故世人才会称她为“白玉钗”。
此次导读会的重点放在“女侠”二字上。导读者李婷欣从传统武侠小说中侠女形象与现代武侠小说中的侠女形象做个对比,并质疑“武侠史”是否就是一本“厌女史”。从武侠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到由古至今女性在小说地位都局限于男主角的辅助,聂隐娘或许是个例外,但纵观武侠小说的世界,我们并未看过女侠独当一面的小说。在《新侠女图》中,李永平有意识地去塑造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侠角色,甚至不把白玉钗置放在世俗道德之中。当白玉钗发现其初恋情人萧剑与杨蓉有染,盛怒之下便一剑刺死萧剑。实际上萧剑是在遇见白玉钗之前便与杨蓉有关系,以现代的眼光来看不算出轨,但白玉钗敢爱敢恨的性子不允许她的爱情有他者的玷污。
再者,白玉钗刚烈的性子有别于一般武侠小说中的女主角,李永平并没让白玉钗轻易原谅萧剑,而是以萧剑的死来表达白玉钗强烈的女性意识。对于武侠小说中女性的地位,李永平也侧面描写于小说中。像是白玉钗因与萧剑情投意合,便将自身献于萧剑。当杨蓉揭发白玉钗与萧剑之事时,众人即刻要求白玉钗出示手上的守宫砂,以示其处女身份。导读者李婷欣认为,“性”的事情应由双方来承担,不应该直接质疑白玉钗一人。她认为在这本小说中,李永平用白玉钗这位女侠来突破世俗的处女情结意识,或是将女性从传统性别的道德绑架中挣脱出来。
在李永平的小说中,白玉钗被描绘成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名震大将南北。而这不禁令人感到好奇:如此心狠手辣的白玉钗,李永平为何要歌颂?女魔头白玉钗究竟符不符合“侠”的标准?另一位导读者陈洁仪从“侠”的概念着手,再依序以“侠”的形象、性格来与与会者讨论大家对“侠”看法。
正如梁羽生所说,“与其有‘武’无‘侠’,毋宁有‘侠’无‘武’”,然而空有“侠”而无“武”,小说的精彩度便有所减低;空有“武”而无“侠”却使小说被道德伦理这金箍而无所发展。故真正的侠客应该正气凛然,恃强扶弱,而小说中的“武”才得以被合法化,展现其神采。因此由古至今,重仁义主公道便是侠客们的基本特征。我们说白玉钗是杀人不眨眼的女罗刹,可这李永平口中的“女侠”的确是符合了侠客的基本特征。比如说,她替年纪小小的张翠姐儿报仇,用白骨簪刺伤了眠狂四郎的右眼。虽然在小说中白玉钗三番五次抛弃李鹊,但那后来为死去的萧剑悲痛哭泣的白玉钗也令人感到心疼。李永平将一个有血有肉的白玉钗就这样活生生地写在读者眼前,亦正亦邪的白玉钗着实让人难以去肯定她是否符合“侠”的标准。导读者陈洁仪总结,虽然小说没有后续发展与结局,但小说或许想要表达的就是在这黑白难以分清的社会里,人们该思考如何在纷乱中保持“侠”之心,行“侠”之道,做个侠义之人。
Share

Written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