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政治·抒情:读郝景芳《北京折叠》

日期:2018年2月23日(星期五)

时间:1pm—2.30pm

地点:中文系BSJPT 2

主持:李志勇(研究助理)

文本:郝景芳〈北京折叠〉,收录于《孤独深处》

附加文本:王德威〈贾宝玉坐潜水艇——晚清科幻小说新论〉,收录于《小说中国:晚清到当代的中文小说》

作为新学期首场读书会,李志勇以郝景芳《北京折叠》开头,从科幻、政治与抒情三方面阅读这篇小说,参与者也积极分享各自的读后感,讨论热络。
《北京折叠》虚构一座以生存时间决定居民身份阶级的高科技城市。第一空间多数为当权管理者,拥有24小时的生存时间;第二空间则有16小时;第三空间只有8小时,居民只能在晚上10点至清晨6点活动。主角老刀是第三空间的垃圾工,处理整座城市的废物垃圾。在接受高酬劳任务,即违法逾越空间传信的过程中,他透过第一空间的老葛才理解折叠城市的真相,就是当科技取代人工,当人口持续增长失业率逐渐提高时:
“最好的办法是彻底减少一些人的生活时间,再给他们找到活儿干。你明白了吧?就是塞到夜里。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每次通货膨胀几乎传不到底层去,印钞票、花钞票都是能贷款的人消化了,GDP 涨了,底下的物价却不涨。人们根本不知道。”
郝景芳除了反思科技如何影响社会结构,也对事物进行诗意细腻的描绘。李志勇解释,故事中的阳光天色,会随着不同空间开展“灰/浑浊黯淡——白/清澈明亮”的色谱,呼应各个空间的优劣。另外,任务委托人秦天形容梦中情人依言的嘴唇和亲吻过程,充满挑逗意味却不露骨。此外,依言想贿赂老刀时,五张薄薄的纸散开摊在桌子上,像一把破扇子。这鲜明的比喻让读者眼前一亮。
值得一提的是,故事开头描述老刀的白色衬衫“是他唯一一套体面衣服,衬衫袖口磨了边,他把袖子卷到胳膊肘。李志勇强调,卷袖子可能反映老刀要藏起缺点(拮据卑微的身份),也暗示其自尊心强。因此当依言想贿赂老刀时,他才会不自觉地站起身,感到恼怒。依言推出钱的样子就像是早预料到他会讹诈,这让他受不了。老刀被预设成可以用钱财疏通问题,这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举动,让他觉得自尊心被冒犯而气愤。
除了上述讨论,有同学表示小说的构思与电影《In Time》相似。也有同学讨论依言的爱情观看似矛盾,实际上符合人性而且令人心寒无奈。最后李志勇也提到中国科幻文学的发展脉络,以及人工智能(AI)、赛博格(cyborg)和后人类(Posthuman)如何影响人文学科的思考。
Share

Written b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